【转载】创新2.0时代:众创空间的现状、类型和模式 !
发布时间: 2017-11-03 浏览次数: 45

创新2.0时代:众创空间的现状、类型和模式 !

2017-10-29  伯马创业

创新2.0来临

众所周知,在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历史长河中,创新是亘古不变的主题。和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科技创新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举国体制,以国家需要为主导,以重大科技攻关为导向、以国有院所和高校的科研人员为主体、以实验室为载体,以公共财政为经费来源,虽然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在较短时间内依靠自主力量实现系列重大科技突破,一次次地将五星红旗带上天、入地、下海、登极,极大地鼓舞了国民、增强了民族自信。但是在和老百姓息息相关的领域,却鲜有值得赞赏的经典成果,以至于我国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同时,仍被“山寨”所笼罩。我们不禁要问,到底是我们的创新能力不行?还是创新模式出了问题?

反观美国,几乎走出了一条完全别样的创新路径:苹果靠高度人性化的设计,击垮了摩托罗拉、诺基亚等老牌劲旅,以一款产品便独霸了天下;特斯拉靠核心电池技术,逆袭了奔驰、宝马等百年霸主,成就了跨时代的产品;马斯克的另一个企业Space  x更是研制出世界首例可回收的火箭发射器,极大地降低了成本,超越了NASA,开启私营航天的新时代。这些巨大的科技创新背后,没有哪个是政府主导,但依然可以改变世界,在为全人类的福祉做出贡献的同时,也使得美国经济能够持续领先。总结起来,美国的创新以创业者个人的理想和民间需求为重要的原动力,以社会实践为舞台、以满足用户的需要为中心、以大众参与产生的协同创新、开放创新为特点,涌现出大量的创新英雄,形成了良好的创业氛围,继而全面带动了国民经济的发展。我们称之为创新2.0模式。
所幸的是在今天的中国,不管是政府、学界还是产业界业已形成了基本的共识:如果要进一步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必须让更多的企业、个人、群体成为创新的主体,让更多的科技人员介入实体经济,同时在互联网、开源软件和开源硬件以及3D打印等新技术层出不穷的今天,创新的门槛正在降低,大众有机会从多种途径获取知识并展现智慧,人人都能参与创新,从而满足个性化多样化消费需求和用户体验,最终实现中国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众创空间潮涌

高层关注,并逐级提升为国家战略

2014年9月,李克强总理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首次提出要掀起“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新浪潮,形成“人人创新”、“万众创新”的新局面。10月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科技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2015年1月4日,李克强总理探访深圳柴火创客空间;1月28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确定支持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政策措施,中央文件第一次提到“众创空间”;2月,科技部发文,指出以构建“众创空间”为载体,有效整合资源,集成落实政策,打造新常态下经济发展新引擎;3月5日,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再次反复提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并将其提升到中国经济转型和保增长的“双引擎”之一的高度,显示出政府对创业和创新的重视,以及其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意义。

政府推动,在百花齐放中开展认定

2015年3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明确发展目标为“到2020年,形成一批有效满足大众创新创业需求、具有较强专业化服务能力的众创空间等新型创业服务平台”。3月23日,北京市率先启动众创空间的认定工作,对北京创客空间、创客总部、东方嘉诚等25家创业服务平台认定为众创空间,同时授予中关村创业大街“北京市众创空间集聚区”的称号。5月7日,北京众创空间联盟成立,将推出“首都创业导师志愿服务团”,组织北京市优秀创业服务机构的代表、投资机构的代表等,与相关有需求的省市进行对接,在京外开展关于促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科技合作,促进首都创新创业资源向全国的辐射。随后,创新创业氛围较为活跃的地区也纷纷出台支持众创空间发展政策,并相继开展众创空间的认定,截止到目前,全国已被授予众创空间数量突破100家,并依然呈现快速增长之势。

创业生态日趋完善

实际上在正式提出众创空间之前,我国已诞生了各种各样的孵化器、加速器、创业苗圃等一系列创业服务平台。在这些平台的帮助下,创业环境日新月异,创业观念与时俱进。科技部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科技企业孵化器数量超过1600家,国家级孵化器达约600家,非国家级超过1000家,在孵企业8万余家,累计孵化企业约6万家,2013年,科技型企业孵化器面积已超过5379.3万平方米,同比增加22.93%。在孵企业从业人数也突破158.3万人,同比增加10.16%,创新创业规模不断增大、效率显著提高,出现了大众创业、草根创业的“众创”现象。但是作为孵化器本身,却存在盈利模式单一,严重依靠房屋出租收入等问题。
个人理解,与传统孵化器相比,“众创空间”重点不在空间,而在于众创:“众”指大众参与,而非仅精英参与;“创”不仅指创新创业,还应包含创意创投,泛指创业服务的全链条,因此,众创空间除了能为创业者提供工作空间,更多的是提供一种全要素、专业化的创业服务能力。科技部也一再表示,众创空间的发展绝不是传统的房地产建设,而是在现有孵化器和创业服务的基础上,打造一个开放式的创业生态系统。因此,众创空间更像是科技部和中关村之前提出的创新型孵化器。

总体来说,可以从两个角度对众创空间进行分类:

首先,按照参与主体的不同,可分为政府主导、中小企业主导、高校和科研机构主导、创投机构主导、大型企业主导以及中介机构主导的众创空间。通过各个灵活、创新的“+孵化器”形态,汇聚多方资源,实现多赢的目标,起到提高初创企业成功率、创造就业机会、培养高端人才、促进地区经济发展等作用。

其次,按照对创业企业的服务阶段和专业服务能力不同,可分为创意阶段、种子阶段、创业阶段、成长阶段及成熟阶段。在不同阶段,创业教育、创业孵化、天使投资、创业社区等各类服务靶向集聚,推动创业生态链的良性循环。

运营模式探索与创新

众创空间在我国刚刚兴起,虽然提倡不通过租金,而通过专业化创业服务盈利,但由于处于高速发展的历史早期,运营模式还有待探索,从其前身创新型孵化器的商业模式来看,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八种:

“开放技术平台+产业资源支持”为特征的大企业带动小企业模式

平台型企业依托行业领军优势,征集筛选创新项目和团队,提供技术服务平台、种子基金、团队融合、行业资源对接等服务,帮助小企业快速成长。微软创投加速器面向早期创业团队和初创企业,提供为期半年的“开放技术平台+全球技术专家指导+创业辅导”孵化服务,由3位微软研究院副院长和5位美国IEEE院士等22位微软技术专家组成辅导团、16位资深投资人和成功创业者组成创业导师团,为创业者在技术开发、产品构建、资源对接等方面提供专业辅导。石谷轻文化产业孵育基地依托趣游集团,建立了从研发到产品再到销售的轻游戏产业孵育生态价值链,为小企业设立了5000万元早期投资基金。

“产业基金+专业技术平台”为特征的产业链模式

云基地聚焦云计算应用,以投资为纽带,引入云计算领域优秀项目和企业,提供云计算服务运营验证平台、仿真实验室以及产业链资源支持,打造完整的云计算产业链。为入驻企业提供银行贷款授信支持,帮助入驻企业解决进京户口、外籍员工绿卡、居住证等。目前已经集聚云计算企业24家,获得融资近3亿元。

“早期投资+全方位服务”为特征的创业模式

创新工场设立系列化的投资基金,组建专业服务团队,为创业团队提供从开放办公空间到早期投资、产品构建、团队融合、创业辅导、市场开拓等全方位的创业服务解决方案。清华厚德创新谷搭建开放式资源聚合平台,建立涵盖“5万-50万元、50万-150万元、150万-600万元”等不同阶段的系列早期投资基金,联合30余位天使投资人,共同开展投资、创业辅导、行业资源支持等服务,与500  startup等国际国内知名机构合作,发掘优秀项目。

“交流社区+开放办公”为特征的开放互动模式

创业咖啡搭建起各类创新创业资源交流融合的平台,形成了不同创业群体聚集交流的圈子。车库咖啡通过实体与虚拟相结合的方式,聚集全国各地乃至海外的创业者,提供行业交流、开放办公空间、“技术服务包”、融资对接、产品构建等服务。3W咖啡面向大公司的职业经理人和技术骨干,通过俱乐部聚集优秀创业人才。

“创业培训+早期投资”为特征的发掘培育模式

联想控股与中科院共同推出的“联想之星创业CEO特训班”提供“创业教育+创业投资+创业辅导+创业交流平台”服务,企业家、投资人、教授联合授课和指导。亚杰商会的“摇篮计划”每年邀请十多位科技商业、投资金融界精英人士作为导师,为有潜力的创业家进行一对一、长达两年的免费指导与互动交流,目前已设立种子基金,部分收益将继续用于免费的创业辅导活动。清华大学与清华科技园共同推出的“创业行”,按照“创业培训+早期投资”的方式,将专业投资机构和培训机构的优势结合,为青年人才、大学生创业提供创业培训、创业辅导、早期投资等服务。

“线上媒体+线下活动”为特征的融资对接模式

创业媒体搭建项目展示推广、交流对接等平台,发掘、筛选、推广优秀创业项目。36氪采用“网络媒体+线下活动”的方式,帮助创业企业推广产品、提供投融资对接与交流。创业邦采取“媒体+创业大赛+创业家俱乐部+基金”的方式,发挥创业导师优势,发掘优秀创业项目。创业家以“媒体+创业大赛+基金”的方式,定期举办“黑马大赛”、创业沙龙、项目展示等活动。常青藤创业园面向高端人才初创企业,提供创业一对一指导、并购导师等服务,与62家创业投资机构、天使投资人建立了紧密的合作联系,吸引11位“千人计划”、“海聚工程”、“高聚工程”等高端人才创办的企业,入驻企业获投资额超过8000万元。

“传统地产+创业服务”为特征的联合办公空间模式

这种模式越来越被转型中的房地产企业所关注,有搭建平台做运营商,盘活自己的存量资源或者租赁市面上的存量资源为创业者提高联合办公空间。SOHO  3Q项目,主打“办公室在线短租”。万科集团原副总裁毛大庆离职创办“优客工场”,短短一个月在北京“圈地”逾5万平方米。花样年准备另辟一个平台公司“美易家”,盘活旅游地产物业存量,现在城镇已经形成了5000多万套空置房屋。绿地、亿达等知名房企开始嫁接“互联网+”因子,企图打造中国版联合办公租赁空间运营商。上实集团旗下上实发展,牵手美国柯罗尼资本成立“上海帷迦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对存量物业的二次开发,采取创新与创业、线上与线下、孵化与投资相结合的方式,为创业者提供全方位创业服务的众创空间及生态体系。翌成创意通过每平方米200元-3000元的改造成本,将市中心一些地段较好的商办项目改造成创意办公空间,仅2014年就实现1000万元净利润。

“创业教育+联合孵化”为特征的高端系统孵化模式

新华都商学院和新成立的中国科学院大学相继开设了创新创业MBA硕士学位教育,全新探索更加系统化的创新创业人才培养孵化模式。新华都商学院不仅聘请来了诺贝尔奖得主埃德蒙•费尔普斯领衔的高端创业导师,而且设立了2000万元的专项创业基金扶持MBA学员创业。并且用商业路演作为创业学员的入学面试方法,优秀项目学员不仅获得预录取资格还可以直接获得10万-20万的公益创业基金。中科院大学更是聚集了300多名院士科技力量,以风险投资之父成思危领衔的本院师资力量和以海尔集团董事长张瑞敏领衔的创业导师力量为主,率先发起成立了中科院大学创新创业孵化联盟、创新创业与风险投资协会等组织,联合一线创投基金和孵化器共同为学员服务,仅开设两届,已经成功孵化出创业项目60多个,仅在TMT领域,便诞生了36氪、威客网、魔屏动漫爱投资、星天际网络、账房管家等系列代表项目。

总之,各种众创空间作为支持创业创新的聚集空间,为创业者提供了专业化、个性化的创业服务,有效推动着科技创业热潮,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创新氛围,引领中国创业迈向新的时代。


声明:文章由伯马创业整理始发,凡转载须注明!

原文网址:https://mp.weixin.qq.com/s/XgA7P0nsNkivu5vJrOV5KA